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比特币

“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商”遭做空 嘉楠科技的“隐秘”交易

时间:2020-03-07 20:21:54   作者:www.wj198.com   来源:比特币玩家   阅读:111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环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商”遭做空 嘉楠科技的“秘密”交易头顶“环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”光环的嘉楠科技(NASDAQ:CAN),却因遭到机构做空,激励环境趋势质疑。即日,华尔街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(以下简称“MAV”)公布了一份嘉楠科技的做空汇报,......

“环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商”遭做空 嘉楠科技的“秘密”交易

头顶“环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”光环的嘉楠科技(NASDAQ:CAN),却因遭到机构做空,激励环境趋势质疑。

即日,华尔街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(以下简称“MAV”)公布了一份嘉楠科技的做空汇报,称这家比特币挖矿机械生产商存在未公示的关联方交易、波及许多客户和分销商的违规举动。

汇报发出后,嘉楠科技股价盘中非常大跌幅一度超过10%,停止2月20日收盘,跌超6%。在此以前,嘉楠科技的股票曾在2月12日历史了一波大涨行情,彼时股价收盘涨幅超80%,市值突破10亿美元。

停止发稿,嘉楠科技方面未就被做空事件向《中国谋划报》记者作出回复。记者观察采访发现,嘉楠科技在分销商和客户、关联方交易等方面尚有不少疑点。好比,上述做空汇报指出,2015~2017年,嘉楠科技应收款数额前五名的客户之一,是天津装束收支口股分有限公司。但是,该公司关联业务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不波及与嘉楠科技的同盟,但随后又改口称不清楚。

分销商之谜

MAV在做空汇报中指出,嘉楠科技赴纳斯达克上市前不久,突然删除了网站上11家分销商中的8家,但并未分析缘故,此中一个被删除的分销商NovaBit Mining Solutions,是由嘉楠科技的贩卖代表Andres Romero掌握的。

本报记者以客户身份接洽到嘉楠科技一里面人士,问其在何处可以买到嘉楠科技的矿机,对方表示在公司和分销商那儿都可以买,但是在公司这边买的话,保证服无比较好一点。“若量少的话,可以在官网干脆下单,若需要量大,可以对接贩卖人员。”

但记者从嘉楠科技官网接洽到其客服,对方表示嘉楠科技没有分销商,在官网就可以购买矿机。记者随后致电客服电话,客服刚开始宣称全国各地都有分销商,记者问是否可以到分销商那边先看货,对方称这个是看不到的。随后,记者又问嘉楠科技过去是否有分销商,对方称“那也是从公司买的”。

随后,上述客服推荐了嘉楠科技的贩卖。对于是否可以在分销商处购买矿机,该贩卖称市面上有许多代理商,没有分销商,若要购买大批矿机,肯定要找官方渠道购买。

基于嘉楠科技究竟是否有分销商一事,本报记者采访嘉楠科技关联业务负责人,但停止发稿,未获对方回复。

别的,MAV的做空汇报还指出,嘉楠科技87%以上的贩卖额来自中国客户,但其客户从事着彻底差别的行业,好比2015~2017年,应收款数额前五名的客户之一,是天津装束收支口股分有限公司。

天津装束收支口股分有限公司官网显示,其是主要谋划装束及其余产品收支口业务的外贸企业。记者致电接洽此公司,其关联业务负责人表示不波及与嘉楠科技的同盟,随后又改口称不清楚。停止发稿,嘉楠科技方面未就此事向记者作出回复。

关联交易显现

MAV在做空汇报中称,嘉楠科技在纳斯达克上市前一个月,雄岸科技(1647.HK)宣布与嘉楠科技杀青“计谋同伴关系”。雄岸科技称,估计在2020年向嘉楠科技购买高达1.5亿美元的装备,而嘉楠科技过去一年一切的收入为1.77亿美元。

别的,雄岸科技的董事长姚勇杰是嘉楠科技的天使投资人,持有嘉楠科技9.7%的股分,很明显是嘉楠科技的关联方。

记者查阅雄岸科技官网发现,其主要从事设备工程、区块链以及工业/医学关联的业务。MAV觉得,当前雄岸科技的市值仅为5000万美元,库存现金1600万美元,远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这么多装备。

但是在雄岸科技交易执行前不久,比特币杂志(Bitcoin Magazine)于2019年10月发表了一篇文章,称嘉楠科技2020年的贩卖额估计超过10亿美元。嘉楠科技的贩卖总监表示,公司曾经收到了矿机的购买意向书,购买其非常新、功效非常壮大的A10和A11矿机,总计50万台。估计2020年矿机的贩卖数目将超过100万台。所以,MAV质疑,嘉楠科技与雄岸科技的关联交易,很大程度上是用来向投资者炒作公司财务前景的手段。

针对购买嘉楠科技装备的用途以及具体什么时候购买矿机等疑问,本报记者采访雄岸科技关联业务负责人,但停止发稿,对方还未回复。

与此同时,MAV的做空汇报还提到了嘉楠科技与杭州微推关联交易一事。2016年请求重组上市的文件中显示,杭州微推突然成为了嘉楠科技非常大的客户之一。杭州微推非常开始由嘉楠科技的联席董事长孔剑平掌握,后来于2017年转让给自力董事孙启枫,后者负责监督嘉楠科技在中国的贩卖和营销活动。固然杭州微推的关联方性质在向深交所提交的文件中有所披露,但提交给SEC的文件中并未提及。

对此,本报记者采访杭州微推关联业务负责人,停止发稿,对方并未回复。

记者查阅启信宝发现,杭州微推主要从事计算机软硬件、网络技术、电子产品的技术开发等业务,其注册地点位于杭州市江干区九环路9号4号楼,与嘉楠科技在统一栋楼。工商文件显示,杭州微推惟有4名工作人员,成为嘉楠科技的客户前不久,刚将其注册血本从100万元增至5000万元。但在2017年嘉楠科技反向并购失利后,其注册血本又削减到100万元。

比特币费用下滑之压

除了以上疑问外,嘉楠科技的营收环境也受外界关注。嘉楠科技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产品收入,包含区块链产品(即矿机收入)和AI产品两片面,比特币矿机收入在近3年来占比逾98%以上。

但是,2017~2019年,比特币的费用一度大跌,从早先的接近2万美元骤降到后来5000美元以下,造成矿机生产商的收入也大幅下降。MAV在观察中发现,嘉楠科技在矿机研发上不足角逐敌手比特大陆,且曾被告状矿机质量欠安,模式陈腐。

一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“当今大多是用神马矿机和比特大陆的机子,从2019年开始,神马矿机霸占环境趋势,以前是比特大陆的S9。”

记者打听到,2017年、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,嘉楠科技开业收入分别为13.08亿元、27.05亿元、9.59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3.76亿元、1.22亿元、-2.36亿元。此中,2019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较2018年同期的1.5亿元下降近260%。

嘉楠科技在对SEC提交的文件中表示,2018年比特币费用的下降,造成其提供信贷贩卖,客户更不愿意干脆付款了。

数据显示,停止2019年三季度末,嘉楠科技谋划活动发生的净现金流为-1053万元,现金流余额为3.33亿元,前三季度现金流净增加额为-2.13亿元。而嘉楠科技在2019年上半年总营收同比下降85.2%,并出现净亏损,亦被分析师看作是造成其融资规模大幅缩水的主要缘故。

据打听,嘉楠科技于2019年11月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后,募资9000万美元,而在此以前,嘉楠科技制定非常高筹集4亿美元的资金。

当前,比特币减产是矿机厂商所面对的另一个搦战。欧科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表示:“从挖矿行业的营收角度看,来日比特币费用上涨是不确定的,但减产后挖矿老本的上涨却是确定的,这即是挖矿行业在减产行情下面对的非常大逆境,而矿机商受此影响非常大。”


标签:科技  第二  全球  交易  比特  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