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山寨币

又一山寨币空气币玩完了,VPay团队覆灭!

时间:2020-01-03 10:34:11   作者:www.wj198.com   来源:山寨币   阅读:150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【案件】VPay传销技术团队案件一审宣判了!VPay币真相揭秘!2017年到2018年火爆的VPay,现在技术团队都被判刑了。大家还记得当时火爆的场景吗?利箭曾经无数次曝光揭露这是传销骗局,无奈许多人就是不相信,这个号称境外的高大上平台实际是中国人自己搞得盘子,目的就是为了忽悠大家,空手套狼,让大家拿着膨胀的VPay余...

【案件】VPay传销技术团队案件一审宣判了!VPay币真相揭秘!

2017年到2018年火爆的VPay,现在技术团队都被判刑了。大家还记得当时火爆的场景吗?利箭曾经无数次曝光揭露这是传销骗局,无奈许多人就是不相信,这个号称境外的高大上平台实际是中国人自己搞得盘子,目的就是为了忽悠大家,空手套狼,让大家拿着膨胀的VPay余额去自相残杀,在2018年底,这一传销骗局因为无法消化的泡沫而崩盘,利箭文章在最后的往期导读中,会全部给大家回顾。

目前VPay技术团队10多人,被邵阳市双清区法院判决:一审拘役或者判刑半年至3年不等,其中大部分是缓刑。罚金1万至20万。

VPay的由来与真相:

2016年3月,罗某波(另案处理)投资成立了珠海市炎宝某公司,2016年夏天,罗某波要求邱某友技术团队开发出VPay系统。2018年1月邱某友注册了珠海圆点某公司,后面称“圆点公司”。

公司分为技术团队和运营团队,邱某友为技术团队负责人,李某龙、邱某平、朱某威、郑某杰、张某涛、黄某、赖某庆、李某枫、蔡某均为技术团队成员。

其中李某龙负责TFC的开发和维护,邱某平负责开发软件的测试,朱某威、郑某杰负责VPay的前期开发及维护工作,张某涛于2018年3月加入圆点公司,负责软件手机端的开发,黄某为产品经理,制作产品,负责和软件的需求方对接,赖某庆于2018年3月加入圆点公司,负责VPay里面数字资产和其他平台(VRT、USDT)的资产对接转换,李某枫于2018年5月加入圆点公司,负责后台管理开发,蔡某于2018年6月加入圆点公司,负责VPay当时的开发。

VPay的模式与制度:

VPay是一种虚拟资产平台,使用VPayAPP进行交易,要成为VPAY用户要通过推荐码推荐然后下载软件进行注册,VPay内有“积分”、“余额”、“VPay币”三种数字资产,分为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。卖家可以向上线购买“余额”(每个余额1元人民币),买家实时到账80%成为余额,剩余的20%成为积分,余额可以转换为积分,余额转换为积分的比例为1:6,积分按照每天千分之二的比例释放成余额,当释放的余额超过100枚时,又可以按1:6的比例转换为积分,此为静态收益。动态收益包括3种,第一种,每推荐一位会员,会提升5%-8%的积分释放速度。第二种,推荐5个普通用户,15层以内,任何人余额兑换积分,会提升1%-3%的积分释放速度。第三种,推荐5个普通用户以上,15层以内,任何人流通余额,会提升0.4%-0.7%的积分释放速度。每推荐一位会员,向会员售卖余额,将得到售卖金额的80%成为积分。

又一山寨币空气币玩完了,VPay团队覆灭!

余额能在APP内兑换各种虚拟货币,APP内刚开始只有VPay币,购买VPay币后,VPay币可以存入V宝内,可以持币生息,每天释放1%的VPay币成为可用资产,V宝用户能享受十五代下线每天V宝里产生的收益,根据用户等级的不同,享受的下线收益也不同。

VPay平台中余额泡沫越来越大,罗某波又让技术团队根据VPay的功能开发出TFC的项目,限时让会员用余额进行抢购TFC内的三种数字资产,转移会员的注意力,让会员感觉到余额根本不够用的假相。

对接店铺产品,瞒天过海,VPay变成V-Token

平台忽悠会员去让商铺老板们注册成为会员,任何会员去商铺消费,按照1:1比例进行VP币支付,商铺收到VP币后,80%变成余额,20%按照6倍进行释放,老板们认为有利可图,就乐意接受这种支付,殊不知,越来越大的泡沫,导致许多店铺老板们销售了货后,拿到收的是一堆无用的数字。在这期间,平台与微信群里面却吹嘘VPay实力强大,拥有了不少商家,甚至一些汽车销售商也中招,以讹传讹,许多商铺成为接盘侠,最后VPay变成V-Token,但是还是不能阻止庞氏骗局崩盘。

又一山寨币空气币玩完了,VPay团队覆灭!

VPay第一人:

罗某波为VPay平台第一位会员,发展下级层数为129层,所有伞下会员160多万人。TFC平台除顶点用户外,多有下级层数共计71层,人数共计9.6万多人,目前涉嫌传销,另案处理。

VPay售卖虚拟币真相:

邱某友可以任意变化系统数据,给任意账号拨任意数量的余额、VPay币等虚拟资产,2017年11月,邱某友给了给吴立亭两个VPay账号,由邱某友往账号上拨虚拟资产,由吴某亭到微信群售卖上述币和余额,所得两人五五分成。

2018年5月左右,邱某友向邱某平、郑某杰提议卖币赚钱,由邱某平申请一些账号,由郑某杰负责拨虚拟资产至账号上,邱某平负责将虚拟资产售卖,所得由邱某友、邱某平、郑某杰按照4:3:3的比例分成。邱某友与邱某平卖虚拟资产,邱某友获得590多元,邱某平获得470多万元,郑某杰获得440多万元。邱深友与吴某亭售卖虚拟资产,邱某友获得670多元,吴某亭获得520多万元。

又一山寨币空气币玩完了,VPay团队覆灭!

总结:VPay,V-Token平台采用空手套狼,用虚拟数字来换大家的真金白银,大家拿到这虚拟的,不断膨胀的VP币,采用击鼓传花的办法,一级级的忽悠下去,平台骨干们坐收渔翁之利!最后血本无归的都是普通的参与者!


标签:山寨币  
相关评论